伊人墨雨

畸恋

“你说喜欢我的。”
“唔嗯!唔唔嗯……”
“你说再也不会离开我的。”
“唔……晤嗯……”
“你逃了……你从我的身边离开我了……”
“你根本不爱我!”
“唔!唔……嗯!”
漆黑的石室里,脸色苍白的男人跪坐着,他的面前躺着一个少女。 那个少女十分的美丽,酒红色的波浪卷长发浦沿在地上,深蓝色的长裙包裹着她诱人的娇躯。

她的嘴巴被胶带封锁,琉璃色的眼瞳无神的睁着,脸上还残余着未干的泪水。

脆弱的脖颈被鲜血泼洒,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皮肤以及……再也不会起伏的身体。

男人睁开眼睛,眼眶里盈满泪水,他的双手不断颤抖着。

角落里的刀刃还残留着新鲜的血色,冰冷的刀面无情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。

他把她软绵绵的身躯抱起,尸体还温润着,鲜血还在喷涌,染红了男人破旧的衬衫。

他的泪一滴一滴的打落在她的尸体上,从开始的隐忍哽咽,到后面再也忍不住的嚎啕大哭,男人就像疯子和变态一样,紧紧搂抱着女孩的尸体,口中大喊着“爱”和“恨”。

“你为什么不爱我!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……呜……你不该从我的身边离开!你不应该!你不应该!!!” 男人的吼叫回响在石室内,他的眼神炙热而疯狂,全然没有理智,略瘦弱的身躯因激动的情绪微微颤抖。

他把她身上精致的礼服撕碎,他知道那是从哪来的,一个富有的领主,给他新晋的第十八位夫人的新婚礼物,上好的绸缎和丝带编织着这件昂贵的礼服,珍珠和宝石大面积的点缀在上面。

布料韧性极好,男人拿起了角落的刀,划拉几下,礼服破碎,锋利的刀刃不小心割到了女孩白皙的皮肤,一道血痕随着伤口流出。

男人心疼的触摸上那块肌肤,却为手下细腻的感觉着迷,血色不断蔓延开来,男人的眼神越来越疯狂,他罪恶的内心攀附起一股难以自制的欲望。

他抚上了那团柔软,握住了那纤细的柳腰,他的吻轻而密的铺落在那迷人的娇躯上。

他亲吻着那觊觎已久的红唇,抚摸着女孩那即使呆滞了也仍然精致如玩偶般的面容。

石室内火把的光微微晃动,把室内不堪的一切倒映在石壁上。

男人的低喘与难言的碰撞声回响在石室内,他不断呢喃着对女孩的爱语,倾诉着他疯狂的爱意。

我对你的爱如蔷薇花下的泥土,你生前由我供奉,死后也必将只属于我。

评论

热度(2)